您现在的位置:考试 > 学术报告 > 我们可以把这一部分放入正文的开头或注释部分

我们可以把这一部分放入正文的开头或注释部分

2019-10-06 11:49

  学术史回顾是每一篇学术论文不可缺少的部分。在严谨规范的学术论文中,必须开辟足够的篇幅来陈述与主题有关的研究动态。从而体现作者对相关研究进度的了解程度,同时也反映了作者问题意识的强度。

  在日益讲求遵守学术道德规范的今天,一个简要而完整的学术史回顾能表明作者对他人学术成果的尊重。但是,目前许多人对学术史回顾的意义还缺乏足够的重视,这种现象不仅存在于正在接受学术写作训练的学生当中,也出现于已经走上学术研究工作岗位的人当中。许多学术论文在开头就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强调自己研究的“独创性”,很少甚至没有提及他人的已有研究成果,仅以“该研究尚属空白”或“目前此项研究比较薄弱”之类的语句来一笔带过,然后就展开自己的论述。这种情况的出现是对以往研究的一种虚无态度,换言之,学术史回顾的缺失是对前人学术劳动的抹煞。

  任何一项专题的学术研究都是对前人学术劳动的继续。尽管,由于主客观条件的限制,前人的学术成果总会有多少不足,但是这些不足正是前人给我们预留的研究空间。对前人学术研究的低水平重复是我们学术写作中的大忌,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我们就必须了解以往的相关研究成果所预留的空间究竟是怎样的情况。学术史回顾就可以为读者说明前人在哪些问题上停住了研究的脚步,而我们又是如何接续他们的研究工作,预期的目标是什么。以下笔者结合自己的学位论文写作经验,来谈谈学术史回顾的写法。

  第一、交代已有研究成果的作者和文献出处之后,以简明扼要的语句来概括这些成果的观点。学术史回顾和文献综述有些类似之处,但彼此不能相互替代。有些论文在开头罗列出一大堆参考书目,但是这些书籍对论文写作究竟提供了哪些有价值的信息,却语焉不详。因此,我们对已有成果所持观点进行概述,就能充分说明我们真正参考了这些成果。

  第二、应当展现相关研究的深化和细化过程。由于材料的发掘、方法的完善和理论的更新,相关研究就呈现出由浅及深,由粗到细的发展过程。对此,我们大体上按照成果最初出现的年代,予以排序,从而为读者清晰地勾勒出相关研究的发展图式。

  第三、对近似的观点应当予以归类。多种观点的形成是学术研究深化的必然结果。多种观点之间的关系情况是我们在学术史回顾中所要提供的重要信息之一。学术观点之间的关系是多样的,有的是相互支持的,有的是相互争鸣甚至是对立的。这种情况在一些讨论十分热烈的研究领域更为突出。对这些观点予以集中归类,不仅可以帮助读者了解这些观点的关系,还可以说明相关研究的热度。

  第四、对已经概括的观点,应当毫不掩饰地表达自己的认识,即对这一观点是赞同还是商榷,然后陈述自己之所以这样认识的理由。参与学术对话是每个学者不可剥夺的权利,即使是在校学生或研究生也不例外。一个正常的学术研究环境是开放而且是包容的。如果我们在学术史回顾中,摆出老好人的姿态,不加分析地无条件接受所有相关研究的观点,甚至全然不顾这些观点之间的关系。这种写法无异于放弃了参与学术对话的权利。陈述对既有观点的认识可以帮助读者在展读论文之初就对我们的观点有一个初步性的了解。

  第五,在总结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进一步说明自己即将展开的研究。通过简要介绍前人研究成果,读者对相关研究的进展有了大致的了解,同时也更希望了解我们在哪些问题上去继承已有的研究成果。我们应当陈述以往成果所未探讨或探讨深度不足的问题,从而清晰地为读者展现我们的研究与前人成果的衔接点,同时也表明我们所具有的问题意识。至此,我们可以从容结束学术史回顾这一部分。

  还应当注意的一点是,由于论文体例或者出版要求的不同,学术史回顾的写法也有灵活的方式。如果是学位论文,则可以用二、三页的篇幅来撰写此部分。如果是期刊论文,由于版面和字数的限制,我们可以把这一部分放入正文的开头或注释部分。

  总而言之,学术研究的深度是与我们的知识准备程度成正比关系,信息充分扼要的学术史回顾无疑就体现了我们在研究展开之前的知识准备程度,也证明了我们无愧于尊重他人研究成果,不掠他人之美这一学术道德规范。

  注:本文在写作中参考了王建平的《论文中的学术史回顾与学术史规范的探讨》(《中国出版》,2007年第11期)和姬建敏的《应重视学术论文中的学术史回顾》(《出版科学》2007年第1期)